新聞| 黨建| 文化| 視頻| 職工家園| 訊息服務| 報刊矩陣| 專項活動| 家園| 博覽| 建設| 運輸| 旅遊| 攝影| 書畫院| 報林雜志| 通訊員| 購票|

人民鐵道網

新聞
資訊
  • 資訊
  • 圖片
  • 視頻
  • 帖子

高德民 用畫筆珍藏老濟南的鐵路記憶

時間:2019-05-26 09:04:03 來源:人民鐵道網-人民鐵道報 作者:李歡

畫家高德民。


高德民油畫作品《燃燒的歲月》系列之六。


高德民油畫作品《老火車站的鐘聲》。


高德民油畫作品《記憶·津浦鐵路濟南站》。

  藍天白雲下,典型哥特式建築風格的火車站站房中,一座綠色穹頂的鐘樓高高凸起,顯得格外醒目。站台上站着神态不一、身着民國服飾的人們。他們中,有拉着孩子走向車廂的母親、有剛從黑色老爺車内走下來接站的商人、有扛着行李走向天橋的旅客,甚至還有從火車車底探出身子來的機車維修工人……在黑色的蒸汽機車頭頂,兩股白汽噴薄而出。順着白汽,人們仿佛已經聽到火車将要啟程的鳴笛聲……
 
  這是濟南畫家高德民的油畫《老火車站的鐘聲》中的場景。
 
  濟南知名的文化學者、資深跨界設計師、中國書畫藝術研究院院士……這些是外界對高德民的一種定位和認可。很多設計界和繪畫界的人都知道泉城有這麼一位“高人”,喜歡稱他為“高人德民”。他身材修長、面容清瘦,喜歡穿中式的長衫,梳一縷馬尾在腦後,頗具藝術家氣質。
 
  “左手設計,右手繪畫”,觸類旁通的跨界達人
 
  人們認識高德民,多是從他創作的與老濟南、老濟南站相關的油畫開始,但高德民的人生遠不止創作油畫這一項,他的經曆猶如萬花筒般精彩、多面。
 
  高德民年輕的時候當過通信兵,退伍後在企業做過政工師,後來又專攻建築設計與創意策劃,還擔任過“北京吳作人美術學校濟南籍學生作品展”及“山東省新世紀道路運輸場站建設展暨場站管理設備展”策展人。可以說,高德民是一個精力旺盛的跨界達人。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事業是設計,最熱衷的事情是繪畫。
 
  在高德民的702工作室中,建築設計和繪畫創作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在“702”,高德民和他的設計團隊完成了濟南能源建設發展集團有限公司、濟南熱電有限公司等建築的設計方案,也是在“702”,高德民以老濟南、老濟南站和蒸汽火車為主題,進行了大量的油畫創作。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左手設計,右手繪畫”。
 
  “從小我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個畫家。1976年我在山東栖霞服役,那時候我就經常在連隊辦黑闆報,設計報頭、插圖,寫美術字。用現在的話說就是很有文藝範兒。”說起畫畫,高德民總是很動情,仿佛有一種與生俱來的繪畫沖動。
 
  笛音悠揚,路外人的鐵路情結
 
  作為一名鐵路行業外的建築設計師,他一生最大的願望是做一個畫家。可是當他有機會拿起畫筆實現自己的願望時,為什麼第一個想要描繪的主題是鐵路呢?
 
  高德民4歲的時候從老家山東博興來到濟南,因為濟南的家距離火車站很近,所以車站裡傳來的風笛聲和調度聲長時間熏陶着他。“小時候寒暑假我都要乘火車回老家,來來回回就形成了對鐵路的深刻印象。老濟南站外的天橋很有名,一放學我總是跑到天橋上看火車。”高德民回憶道。
 
  現在,高德民進行藝術創作的702工作室也離濟南站不遠。從工作室的陽台上向外望去就能看到來來往往的火車。“每天早上,我就坐在陽台邊上看火車,膠濟鐵路的鐵道線就在我的面前伸向遠方。時間長了,我不看,單憑聽都能聽出動車開過的聲音,大約是1秒1節車廂,‘唰’的一聲就過去了,火車上行、下行我也分得清楚。”說起身邊的火車,高德民一臉驕傲。
 
  幾十年的建築設計經曆帶給高德民事業上的成就和滿足感,卻從未沖淡他對繪畫的一腔熱愛。“2008年50歲生日那天,我思考自己走過的人生道路,我覺得,人不僅要活得充實,還要懂得享受生活。所以第二天我就跑到畫材店,訂了很多畫框,買來各種各樣的油畫材料。我沒有老師,也沒有系統學習過繪畫,就這麼摸索着開始畫我記憶中的老濟南站、老火車頭了。”高德民說。
 
  高德民的油畫處女作就是自己小時候經常“光顧”的老濟南站。他不斷查找老濟南站的資料,在畫闆上勾勒車站的草圖,從一點一點搜集素材,到最後形成張力十足的油畫作品,高德民的油畫處女作《記憶·津埔鐵路濟南站》曆時7個月完成,凝聚了他大半生與老濟南站的情緣。這幅被高德民命名為《記憶·津浦鐵路濟南站》的油畫成為他與老濟南站隔空對話的初體驗。
 
  這幅畫的成功仿佛給高德民的油畫創作打開了一個閘口,點燃了高德民以鐵路元素為主題進行油畫創作的想法。
 
  在這之後,高德民又開始将畫筆瞄準蒸汽機車,創作了大量不同形态、不同車型,以蒸汽機車為主題的油畫。在高德民的畫架上,充滿曆史感、冒着濃煙的蒸汽機車總是呼嘯着滾滾而來,他為這個系列的油畫作品取名為《燃燒的歲月》,來紀念那個蒸汽機車拉動的年代。
 
  彩繪火車,珍藏老濟南的鐵路記憶
 
  不管是做建築設計還是繪畫創作,高德民的創作理念都沒有改變,那就是每一次的作品都求新求變、絕不雷同。2017年底,一個偶然的機會他看到了一張從車站站房内拍攝的老濟南站照片,這給了高德民再次創作老濟南站主題油畫新的靈感。
 
  “這些年,我漸漸發現畫鐵路題材已經成為我油畫創作的一個符号,我想再創作一幅和老濟南站有關的畫。”高德民心中暗暗地想。
 
  經過一年時間的反複打磨,一幅長2.3米、高1.3米、名為《老火車站的鐘聲》的油畫誕生了。
 
  《老火車站的鐘聲》全景式地再現了民國時期津浦鐵路濟南站南來北往、走親訪友、公務經商的場景。據高德民後來統計,這幅油畫中共有72個人物,還囊括了候車室、售票房等多處造型不一的建築。
 
  說起這幅《老火車站的鐘聲》,高德民一臉驕傲。他說這幅畫有三大創新,一是人與建築并存,全景式地展現了民國時期老濟南站及其周邊的建築風貌。二是這幅畫是第一幅從老濟南站站内視角構圖的油畫。三是創造性地在一幅畫中畫出了老濟南兩大具有曆史代表性的火車站。在這幅畫上,人們既可以欣賞到國畫寫意風格的遠山、白雲,又可以細細品讀以西洋透視畫法展現的人物故事,堪稱一部了解老濟南鐵路文化的“活曆史”。
 
  “以路為媒”的跨境情緣
 
  “專畫老濟南站的畫家”,這已經成了高德民藝術創作的符号。有時他外出住酒店,會聽到有人議論“這個人是畫老濟南站的藝術家”。畫鐵路讓高德民與這個世界有了一種新的溝通方式,也讓他“以路為媒”,與不少鐵路行業的從業者、參與者結下了情緣。
 
  1908年到1911年,德國建築師赫爾曼·費舍爾設計了津浦鐵路濟南站。1915年,膠濟鐵路濟南站建成。于是,老濟南創造了中國鐵路史上的一個奇觀,即在一座城市,平行相隔僅200多米,出現了兩個各行其道的濟南站。1938年,膠濟鐵路與津浦鐵路并軌施工,兩年後,津浦鐵路濟南站成為兩條鐵路并用的車站,也就是濟南人口中常說的“老濟南站”。
 
  2012年冬天,費舍爾的孫女西維亞與丈夫皮特從德國來到濟南,想看看這座哥特式的車站建築。來到濟南後,西維亞聽說濟南有一位畫老火車站的畫家,将祖父設計的老濟南站畫成了油畫,便托人找到高德民,想與他見一面,看看他畫筆下的老濟南站。
 
  高德民覺得,西維亞作為老濟南站站房設計師的孫女,她的到來不僅是對自己油畫創作的一種認可,而且代表了100多年前一個德國建築設計師與老濟南鐵路的一段情緣,所以他除了向西維亞和她的丈夫介紹自己的油畫創作外,還将一些介紹老濟南曆史、風俗的書和郵票送給了西維亞。
 
  2016年,西維亞再次來到中國,高德民将一幅長1.2米、高0.8米的油畫作品《老站》送給西維亞,現在這幅畫已經在德國柏林費舍爾紀念館中永久展出,成就了一段佳話。
 
  盡管有很多收藏家和藝術機構想要收藏這幅《記憶·津浦鐵路濟南站》油畫,但在高德民心中,自己畫老濟南站就是為了用畫筆保存曆史,把老濟南的文化傳承下去。他始終覺得,和鐵路有關的博物館才是這幅畫的理想歸宿。
 
  2016年,恰逢膠濟鐵路博物館正在緊鑼密鼓地籌建,高德民當即決定在建成後無償捐贈此畫。當年10月28日,在百年膠濟鐵路濟南站前,高德民正式将自己的這幅鐵路畫作捐贈給了膠濟鐵路陳列館(即現在的膠濟鐵路博物館)。
 
  同年11月,改擴建後的膠濟鐵路博物館試運行。很多人正是通過這座博物館第一次看到了老濟南曾經“一城雙站”的輝煌,也是在博物館内,更多的人通過高德民的油畫作品《記憶·津浦鐵路濟南站》更直觀地感受到濟南鐵路的發展,感受到老濟南的文化變遷。
 
  這些路外的文化創意人士,以自己的視角真正認同鐵路、常念鐵路、參與到鐵路文化創意作品的創作中來,并尊重、珍惜鐵路,自願成為鐵路文化的一部分。這大概是鐵路“鋼鐵文化”流動起來、化作一池春水、走進千家萬戶的最理想方式。
 
  本文圖片均由高德民提供

人民鐵道網版權及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人民鐵道網” 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人民鐵道網,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 内使用,并注明“來源:人民鐵道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将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 “來源:XXX(非人民鐵道網)” 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内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内進行。
标簽:
編輯: 劉海霞

相關新聞

文章排行榜
視頻推薦